• 首页
  •  > 购房指南
  •  > 1年受贿超200万,非编90后掉入房产中介"友情"圈套

1年受贿超200万,非编90后掉入房产中介"友情"圈套

2021-09-10来源:苏州房探网正文:1年受贿超200万,非编90后掉入房产中介"友情"圈套

“我随意点点鼠标,就能够帮中介朋友给没有购房资格的外地购房者通过系统审核。没想到,我把他们当朋友,他们把我当‘鱼’钓。”留置室内,江苏省苏州市相城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房地产开发管理科原工作人员尤利卫感到无比羞愧,掩面大哭。2019年3月,尤利卫因受贿罪被被判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60万元。

1991年出生于的尤利卫茁壮在苏州的一个小康之家,从小在爷爷的宠幸下长大,性格全然,为人善良。2014年,在家人的建议下,尤利卫毕业相城区房产交易中心服务窗口工作。尽管是编成外的公益性岗位,但他对这份工作非常失望。工作之余,他讨厌宅在家里,打打游戏、研究装配车辆模型,大多数时间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尤利卫平时很少外出社交,除了同事,打交道最多的就是前来办理业务的房产中介。有的中介跟他年纪相仿,有共同的嗜好,十分聊得来;有的中介从业经验丰富,节假日偶尔给他送些土特产和小礼品,还会给他讲讲专业知识、行业新闻。久而久之,他和几个房产中介关系熟络一起。在他的记忆里,工作后还能一起聊聊天的朋友,主要就是这几个人,遇到困难时他们对自己也多有照顾。

尤利卫将中介看做热情的朋友,中介却会平白无故帮助这个年轻人。2016年10月,尤利卫被调到相城区住建局房地产开发管理科工作,主要职责是审查相城区范围内一手房购房者资格。2017年4月,苏州市实行新的房屋限购政策,缴纳社保不满一年或想买第二套房的外地人丧失了购房资格。一些房产中介从中发现“商机”,计划违规协助外地人购房赚不正当利益,负责审核购房者资格的尤利卫便成了他们眼中的“关键人物”。

一天,和尤利卫关系较好的中介“小马哥”给他送一份购房材料,他查询后找到,审查材料里的银行流水假,便通知楼盘销售人员审核未通过。几天后,“小马哥”的老板张某某专程到尤利卫办公室拜访他,赠送给他两张面值1000元的购物卡,并表示希望他拜托审查通过那份银行流水有假的材料。即使和张某某素不相识,尤利卫心想,这跟在业务窗口收点土特产没什么差别,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

尤利卫的态度让张某某感到这个涉世未深的年轻人“很好说话”,随即打算请他审核通过更多外地购房者资料。在一间咖啡厅里,好友“小马哥”向尤利卫讲解了老板张某某,尤利卫这才明白两人的关系。“小马哥”说道,张某某是自己的挚友前辈,今天一起来就是想多交个朋友,尤利卫今后有什么困难,都可以去找张某某。看见张某某是朋友的朋友,尤利卫渐渐拿起了对他的戒备。闲谈中,张某某提到,他们还有一些不合乎苏州出租汽车政策的外地购房客户,如果尤利卫需要拜托通过审查,好处费每单2000元。

“我当时告诉这是违规行为,好处费认同不该拿。但是朋友都提出催促了,我不老大就是拦朋友面子,也不好,没意识到他们想利用我手中的权力。再加我法律意识疏远,指出收好处费和拿小红包差不多,根本没有考虑违规审查的后果是什么。”尤利卫说道。

这段时间里,另外两个和尤利卫很熟悉的中介朋友刘某某和徐某某也去找他拜托把不符合条件的购房材料通过审查,每单好处费他都心安理得地拿回,却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这些中介朋友的“围猎”下越陷越深了。

2017年底,尤利卫已经收受好处费近100万元,累积一起的巨款让他深感不安。事情发展至此,他意识到,这和收红包有本质不同,自己已经触犯了法律。然而,做事知道要找谁商量的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中介朋友。当他明确提出自己不应收这么多钱、以后想再继续违规审核的时候,换来的不是想象中的停手,而是中介的推波助澜:“这都是小问题、小事情。我们给你的都是现金,没银行账户记录。就算查起来,大家都是朋友,我们就说没给过,你说道充公过,不会有什么问题。”因为担忧尤利卫觉得好处费过于多,中介朋友主动将每单好处费提升了两至三倍。

尤利卫挽回了。此时的他既抹不开朋友的情面,又忘了唾手可得的钱财。心存侥幸之下,他开始麻痹自我,认为自己一不是党员,二没月编制,这么边缘的身份,就算查也查不到自己头上;就算查到自己头上,公益类岗位人员也不会分担多么相当严重的后果。

此后,面对中介好友一次次提高的好处费,尤利卫的心态也再次发生了变化。起初,对不符合条件的材料他会一一核验,摸清情况后再不予“盘查”。后来,中介朋友送来的材料无论真假与否,他都跳过核验步骤在系统上页面通过。再后来,朋友明确提出材料造假有困难,能否在材料不全的情况下也通过审核,尤利卫干脆直接在系统上确认好购房者基本信息,立即就予以通过。他不仅将如何准确使用权力抛掷之脑后,连基本的岗位职责也岂得一干二净。

就这样,从最初的懵懂幼稚被中介“朋友”诱骗,到后来明知故犯想收手,尤利卫没想起,点点鼠标的小小权力也能够让自己的人生如此“顺风顺水”,“车祸之财”越来越多的快乐已经完全遮挡了他内心的恐惧。从2017年4月起的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尤利卫当作中介的“内应”,违规协助没购房资格的外地购房者通过审核,牵涉房屋有1036套之多,总计收受现金217.7万元。

2018年6月,国家审计署发现,从2016年10月起相城区商品住房涉及外地户籍购房网签合同有千余套存在疑点数据,尤利卫被暂停了工作。单位领导告知此事时,他没说实话,更没有跟家里人讲起自己的所作所为。“太惧怕了,一直在逃避。然而内心越害怕,侥幸心理越强劲,想着这些中介都是好朋友,会出卖我。只要我不提钱,组织上也会拿我怎么样。”直到一条条证据摆在他面前,他才承认了自己的违法行为。

“尤利卫人生学养不足,太过全然,更容易轻信别人的话,是所谓的中介朋友将他带上了歪路,又在他第一次想收手的时候之后误导了他。”办案人员分析,他固然一开始遇事看不透,但意识到自己不道德违法却欲罢不能时,更多的便是想看透、不愿看透。而且尤利卫对于自己非党员、非正式编成的身份存在定位偏差,自认为位卑权轻正处于监督盲区,也造成了他愈演愈烈的享乐。

在一些不法房产中介精心设计的“朋友圈”和陷阱里,这个刚满30岁的年轻人成为了金钱的奴隶,早早倒在了人生的起跑线上,令人感慨。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编辑 杨萌

流程编辑 刘伟利

检举/对系统


新氧 新氧 新氧 新氧 新氧 新氧